【维勇】一无所知(4)

情感终于升华了!实在不想再费劲纠结了,直接让他们跳到了认真相待的模式,松了一口气!

剧情终于进入正轨,可以慢慢谈恋爱了!四舍五入就是结婚了啊!!!

小毛还要过几章才能放出来!放心吧他有大作用!

设定见第一章

(1)(2) (3) 


说出让维克托一直看着他这样的话,绝对只是头脑一热罢了。没想到维克托会给予回应。

勇利看着维克托的笑容愣神了一会,然后点了点头,放松地微笑起来。

“炸猪排饭可是我最喜欢吃的,希望维克托也喜欢。”

“哇哦,好期待!”维克托迫不及待地把托盘端了出去,嘴里嘟囔着几句俄语,虽然勇利听不懂,不过听语气绝对是在说“好想吃啊”这样。

维克托平时也是这样吗?勇利看着维克托的背影,有种难以言喻的感受……说好的万人迷?花滑现世传奇?

是个吃货吗?

爱吃怎么身材还这么好啊,勇利捏了捏自己腰上的肉,再回想起维克托泡温泉时看到的身材。

啊……不活了!

勇利一脸生无可恋地趴到了桌上。

之后的饭桌上,维克托捧着碗大喊好吃,眼睛亮闪闪的。他分别用俄语英语喊了一遍,还故意对勇利笑,分明就是为了让他听懂多喊一遍的。

勇利感到心中有什么东西砰地炸了开来,他忍不住把手放在胸口,感受到了心跳的加速。

然后他在维克托越来越亮的眼睛里努力与对方对视。

维克托把目光转向猪排时,勇利忍不住想:维克托对他,到底是什么想法呢?

一个连想一想都会脸上发烫的问题。

宽子和利夫只是看着维克托温柔地笑,宽子还给维克托倒了自家旅馆最受欢迎的酒。勇利见到自己父母似乎挺喜欢维克托的样子,不禁也觉得高兴起来。

真利眯着眼有一下没一下地瞟维克托,她慢慢喝着酒,偶尔接几句话。勇利有时感到自己的姐姐在看他,他没有躲开那目光。

美奈子看维克托的目光就更露骨了许多,简直是毫无遮拦,并且在维克托疑惑地回视时瞪了过去。毕竟是在国际赛场上习惯以美貌和气势压人一头的美女,存心咄咄逼人的时候不容小觑。

勇利头疼地看着美奈子,虽然美奈子对他说要征服维克托,但显然她对维克托本人可不是那么善良。美奈子一直是个很护短的老师,维克托在她眼里恐怕是把自己的学生迷得三荤五素的花心男人,而不是五连冠花滑传奇。

美奈子老师电视剧看得太多了啦…….勇利捂住额头,天啊怎么才能纠正她那神奇的脑袋里想的狗血剧情?

维克托吃完了饭,不等他提出想和美奈子单独聊聊——勇利发誓他在维克托眼里绝对看到了探究的意味,他立刻拖着维克托离开了。

维克托住在同层的另一间屋子。勇利把喝了酒后更加兴奋,并且想邀请他一起睡觉(其实被邀请者很尴尬)的维克托送回房里,然后自己也打着哈欠回房。

勇利在床上躺着,一闭上眼就是不久前,维克托和他的家人开心地交谈的场面。

他感到了快乐,同时心脏又像缩成一团那样难受。

维克托不会知道那对我意味着什么,勇利想。他捂住自己的脸,从指缝间露出一点微笑。

“真是太好了。”

 

勇利难得地在暴雨之夜竟然睡了个好觉,第二天起床时,他望了望窗外,雨没停,但天边亮了几分。大雨在两天内肯定会停下。

勇利趴在窗台上想,等雨停了,一定要和维克托再去一次冰之堡。

他想起冰上维克托旋转的身影,从十六岁时飞扬跳跃的精灵般美丽的长发,到二十八岁时刘海下像长谷津的大海那样湛蓝清澈的眼睛。无论这两天他们有没有成为朋友,无论维克托怎么看待他,他都想最后再亲眼看一次维克托滑行在冰上的身影。

这对勇利来说,是那么重要的一件事。

 

吃过早饭后,维克托提出了一件让勇利惊讶的事,他想借用美奈子的芭蕾教室练习。

美奈子的教室就在街面对,过去不是难事。

可是让美奈子老师和维克托单独待在一起,有点不放心啊……

好吧,其实勇利也想看维克托练习芭蕾。

他们来到芭蕾教室时,美奈子还在楼下睡觉。她披头散发闭着眼爬起来开门,又暴躁地把芭蕾教室的钥匙塞在勇利手上,然后砰地关上了卧室门,门合上前还瞪了一眼勇利和维克托。

“美奈子老师就是这样的。”勇利说,他怀念地笑了笑,“从前我不管多晚来找她,她就算骂我一顿,也都会陪着我练习。”

“美奈子小姐是个好人呀。”维克托把钥匙插进孔里,“让我想到了我的教练雅科夫。雅科夫从我十四岁的时候教导我,每次比完赛都要骂我,但他真的是个很棒的教练。”

“他一定很棒。”勇利肯定道,“美奈子老师也是。”

他们对视一眼,都在彼此眼里看到了笑意。勇利有些不好意思,又感到高兴,为他自己,也为维克托和美奈子。

维克托和勇利走进教室。勇利抚摸着明亮的镜子,他回忆起了自己还是个害羞的孩子时,曾在这里对着镜子哭泣;后来他长大了,在这里模仿维克托的动作,对着镜子看到了自己闪闪发亮的、饱含欣喜的眼睛。

勇利似乎还能看到那个黑发少年房间正中央,他固执地旋转,仰头,轻柔地伸出手臂。那个原本疼得泛起泪花的少年,忽然扭头看到了维克托,他猛地睁大眼睛,不敢置信地停下了所有动作,惊喜又无措地站在那里。

维克托则在环顾墙上贴着的照片,有些是美奈子年轻时获奖的照片,有些是美奈子搂着勇利在长谷津的大海前,有些则出乎他的意料,是勇利练习芭蕾的照片。

虽然从勇利对美奈子的称呼上,维克托已经知道勇利学过芭蕾,但按勇利的性格,体型和走路姿势看,他完全没有学过芭蕾的人具有的特点——骄傲的性格,修长有力的身体,优雅挺拔的姿态。这些勇利都没有。

可从照片上,勇利真的学了许多年芭蕾。

维克托好奇地看下去,他看到了长着圆嘟嘟的小脸的勇利红着眼圈压自己的腿;看到了腼腆的少年手忙脚乱想挡住镜头,但还是拍下了他身上的蓝色紧身表演服。还有些照片里勇利正在表演,他有力地旋转,看上去那么耀眼。

美奈子一定把勇利当成了自己最棒的学生,自己的骄傲。

维克托偏过头去看正在发呆的勇利,忍不住想:会不会有魔法,能把勇利变成另外一个人呢?变成那个照片里温柔自信的王子呢?

 

维克托准备开始练习了。

“爱即EROS?”勇利疑惑道,“这是什么?”

“下个赛季我的短节目曲目哦。”维克托解释,“其实还有一个版本,叫爱即AGAPE,勇利来听一下,可以帮我选选,我还没想好选哪个,很苦恼啊。”

“欸,我吗?!那,如果维克托选了一个,另一个会怎么办?”

“这个嘛……大概会给尤里用吧?就是那只可爱的小猫哦!”

维克托按下播放键。勇利扶了扶眼镜,认真地听起来。

EROS是快节奏音乐,节拍有力而饱含激情,愉悦感和性感都表现得淋漓尽致,讲述的是热情如火的爱情。勇利不太常听这种音乐,他以前的选曲大部分由切雷斯蒂诺负责,切雷斯蒂诺一般都会选择柔和的抒情音乐,正好突显勇利绝佳的情感表现力。

EROS正是勇利不擅长表现的那一类曲目。

“很棒的曲子。”勇利认真地说。

但我不懂这样的爱。

维克托对勇利笑了笑:“谢谢你,勇利。那你再听听AGAPE吧。”

AGAPE的旋律与EROS完全相同,但是节奏更慢,背景是一个空灵的女声在吟唱,仿佛天使歌颂圣洁的爱情。这跟勇利一直以来的选曲类型很相似了,勇利闭上眼睛聆听,他感受到了歌曲的每一句咏叹里蕴含的深深的感情——无偿地付出,天真烂漫地奉献,可以放弃自己的所有。

音乐停止时勇利从沉浸中回神,他无意中带入了自己,眼眶微微湿润。对花滑的爱,对维克托的爱,都是那样的无偿之爱吧。

“啊…….这首也很棒!”勇利赶紧认真回答,“两首都很不错。表现的是不同的爱情吧。维克托倾向于选EROS,是因为对它的体会更深吗?”

“不是这个原因。”维克托眼里罕见地露出了一点迷茫,他沉思了一会说,“其实我现在,不是很能感受到曲目和自己的联系。”

勇利抬头看向维克托,十分惊讶:“维克托……这是什么意思呢?”

“我……”维克托深深吸了一口气,又看向勇利,勇利更惊讶地在他眼里看到了困惑和无助。

“我没有灵感了。”维克托最终这么说,给自己判刑一般。

他皱着眉,凝视着勇利,脸上是勇利从未见过的、略微痛苦的神情。

他早就知道自己在失去灵感,并且就像晴朗的白昼注定要渐渐昏暗那样无法阻拦。放任自己在日本休息,维克托其实也想试着追回自己的灵感。

直到他遇到勇利,这个容易害羞的年轻人却有出乎意料主动和耀眼的一面。既然勇利也学过芭蕾,一定也懂曲目的表现力和创造力。

那么,维克托想,勇利是不是能带给他更大的惊喜呢?这个可爱的日本人,会拒绝一个刚认识一天的异国人无路可走的糟糕提议吗?

“你能帮我吗,勇利?”维克托轻轻地问。

大概过了十几秒,维克托听到勇利小声说:“我会帮你的……”

维克托抬头,他看到勇利抬头看着他,眼神那么坚定,眼睛里闪动着夺目的光芒。

维克托不禁因为惊喜微微睁大了眼睛。

“我会帮你的——”勇利坚定地又说了一遍,“维克托!我会帮你的!”

他又忽然局促起来,扶着眼镜慌忙解释:“我学过一点芭蕾……在对曲目的阐释上,还是能帮到维克托的……”

学了十多年呢,叫一点吗?维克托忍不住笑了,不仅仅是可爱,真是个应该深入了解的人呀。

维克托这时真正开始期待他们已经约定好的,下一顿炸猪排饭。

“无论我能不能做到,我一定会试试……”勇利认真地说。

他感到自己心跳如雷。他终于真正地进入了维克托的世界,维克托愿意请求他的帮助,维克托此刻对他露出的笑容不再仅仅好看,还染上了温暖的色彩。

“谢谢你,勇利。”维克托微笑着说,“真的谢谢你,这对我很重要。”

然后他上前一步,轻轻环住勇利的肩膀。这个拥抱不像在厨房里那样让人心跳,但是无比坚实温柔。维克托把下巴搁在勇利的肩膀上,勇利无措了一会,终于小心翼翼地让胳膊围住维克托温暖的后背。

那是他们的第一个,真正的拥抱。

tbc.

评论 ( 7 )
热度 ( 64 )

© 只是情难自禁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