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维勇】一无所知(6)

开启新副本:俄罗斯!!!

(5)(4)(3)(2)(1)


“嗨,尤里。才两天没见哦。”维克托说。

 “两——天——!”电话那头的声音更加暴躁了,“你知道两天可能发生多少事吗!波波维奇那个傻瓜两天前还坚信,叫阿尼雅还是纳尼亚的那个女人深爱他——”

维克托同情并惋惜地摸着下巴:“是阿尼雅,尤里。我看到新闻了。可怜的波波……唉。”

 “冰舞女”公然出轨与俄罗斯花滑选手分手的消息早就传遍全球了。

“是吗。那你呢,维克托·尼基福罗夫?”尤里讽刺道,“五任女友?每一任都是对方提出的分手?哈?你在波波维奇面前很自豪???”

勇利:“.…..”好像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……

维克托:“.…..”

“‘维克托是个大笨蛋?’那些女人怎么说的来着——‘维克托根本就不爱我!’”

维克托:“.…..”

勇利:“.……”

“.…..尤拉奇卡,你还是个没谈过恋爱的孩子。”维克托和蔼地说。

“.…..”这次哑火的是尤里了。

“总之,我休息的差不多了。告诉雅科夫我马上就会回来了。”

“拜拜!过几天见哦!”

 

电话挂了,勇利还在盯着桌上的花瓶看。

维克托……这么快就要回去了?

“勇利?”维克托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。

“……啊!怎么了?”

“我明天要回俄罗斯了。”维克托在勇利想说话前飞快地截住他,他看着勇利,微笑着——那笑容并不是礼节性的,也不可称为耀眼或是灿烂,而给人一种温暖人心的力量。

维克托抿了一下嘴角,片刻后它又柔和起来,正如它的主人眼中的光彩:“勇利,你愿意跟我一起去俄罗斯吗?”

俄罗斯?勇利愣愣地看向维克托。

维克托摩挲着下巴:“好好考虑一下吧,勇利。我相信你能给我带来很大帮助哦。”

勇利还是有点晕乎乎的,他好像砰地撞进了一个新世界,这个世界里天空更明媚樱花更美丽,他害怕又高兴,迷茫又期待。

“可以吗?”勇利不安道,“维克托,我帮不了你什么的……”

维克托那双蓝眼睛紧盯了勇利一会,他脸上的笑容也渐渐收住了,神情更为认真起来。他坐直了一点。

勇利心里咯噔了一下,心想这是放弃了……吗?

“第一次见到勇利的时候,我确实只是把勇利当成恰好相逢的一个人。但是在接下来的接触里……”

维克托嘴角的笑容一闪而逝。

“勇利很让我惊讶。”他认认真真地承认,“无论是勇利的炸猪排饭,还是芭蕾舞,还是勇利家的温泉和勇利的家人……”

“对我来说这些都是very amazing的事情哦!因为勇利才享受到了从没有的生活!我也很珍惜勇利与我的友谊。我觉得勇利也很好奇身为花滑运动员的我的生活吧!所以希望勇利能和我一起去俄罗斯,这才公平呀!”

“当然如果有更重要的事情,或者顾虑到家人,我不会强求的。”

勇利起先惊讶地看着维克托,越听下去,心中情绪越发复杂。

可有一种情绪战胜了其他所有。

勇利轻轻吸了一下鼻子:“谢谢你……维克托。我很高兴,我真的很高兴。”

快乐塞满了整个心脏。心砰砰地跳。

“那算答应我了吗?”维克托的眼睛刷地亮了。

勇利:“.…..”

“答应你了啦。”勇利小声说。

 

“勇利你要去俄罗斯了吗?!”饼干啪地掉回了盘子里,小优一下子高兴地抓住勇利的肩膀,“真的吗?!维克托邀请你去俄罗斯?!天呐——维克托·尼基福罗夫!!!勇利你太棒了!”

“其实没什么值得夸奖的……”勇利尴尬地端起酒杯喝了一口。

周围的人都被小优的大喊吸引了过来,勇利赶紧小声道歉。

“对对。没什么值得夸奖的!”美奈子翻了个白眼,“所以呢?勇利只是去俄罗斯,不是去和维克托干什么的。”

“天呐!你会住到维克托家里吗?!一定会吧!”小优激动地快要晕倒了。

“.…..”勇利看一眼双眼放光的小优,又看一眼冷淡喝酒的美奈子,感到头大了一圈。

小优的反应是正常的,美奈子老师是怎么回事……明明一开始鼓励我要征服维克托,现在又这么冷淡?到底发生了什么?

他们三人正在酒吧喝饮料,昏暗的灯光下除了格外兴奋的小优,其他两人的表情都不太清晰。

勇利断断续续地说了维克托邀请他去俄罗斯的事情。维克托的意思挺清楚的,他希望勇利能陪他待上几个月,直到新赛季结束。

“旅馆姐姐会照顾的……我跟爸爸妈妈都讲好了,他们很支持我到一个新地方试试。嗯……你问我的打算吗?打算散散心吧,再看看有没有能帮到维克托的地方……”

勇利对兴奋的小优讲了讲这两天与维克托之间的事情,当然有些删减。然后向小优再三保证一定多拍点照片发给她。美奈子在一旁慢慢喝着酒。

美奈子晃着酒杯,醉意上涌,她慢慢回想起了维克托上午找到她的情景。

“您好,美奈子小姐。我是维克托·尼基福罗夫。”他微笑着说,“请问您有话想跟我说吗?关于勇利?”

当时美奈子只想“.…..”

但还是该说几句嘛。

她说了勇利小时候在芭蕾教室的故事。勇利的性格从很小就明确了——腼腆,善良又坚强。

看到维克托听得认真并露出了思索的神情,美奈子感到维克托确实开始对勇利上心了。

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……她皱着眉,把酒一饮而尽。

反正勇利不吃亏才是最重要的!美奈子再回想了一遍上午的对话,得意地弯了弯嘴角。

才不会告诉维克托——勇利是他十多年的粉呢!

 

维克托和勇利被胜生一家人连同美奈子送到了机场。人来人往中,背着包一脸好奇地张望的维克托依然格外显眼。不时有高中生模样的女孩看到维克托,脸一下子红了。

维克托对女孩大方地微笑。女孩红着脸跑了。

阳光透过玻璃洒在人身上实在很舒服,俄罗斯人高兴地举手机想自拍。

他四处看了看,忽然向旁边走了几步,再次举起手机。

勇利则在被父母和美奈子轮流叮嘱和教训。

“听见没!勇利!在俄罗斯要运动啊运动!不许整天吃外国高油脂高糖的食物!要多锻炼!你的肚子……唔!干什……”

“美奈子老师别喊那么大声!”勇利连忙捂住美奈子的嘴,把手指放在嘴唇上,“嘘!不要让维克托知道我以前发胖的事情了啦!”

勇利赶紧扭头看维克托,后者低头玩手机,神情愉快,像是发现了一件好玩的事情那样笑着。

欸……发生什么事情了吗?

勇利递过去一个疑惑的眼神。

维克托收起手机,微笑着:“没事哦!我们去办托运吧!”

两人并肩朝着行李托运处走去。

快走到目的地的时候,勇利突然听到背后传来了一道稚嫩清脆的喊声。

“勇利哥哥!”

勇利惊讶地转头,只看见一个五六岁,穿着紫色蓬蓬裙的小女孩小鸟一样飞扑过来,把他抱了个满怀,有点沉,还暖呼呼的。

“小幸?”勇利很快认出了那个孩子——他刚刚退役不久时,曾经在冰场上看见小女孩一次次摔倒,但还是眼泪汪汪地爬起来跌跌撞撞地滑,伸着手臂,像一只笨拙地想要飞起来的小鹰。

可能因为小女孩肉嘟嘟的小脸太可爱,又或是勇利想到了自己,他上前耐心地把她一次次扶起来,又给她擦汗喂水,笨拙地讲笑话逗她。

“小幸,你妈妈呢?”勇利蹲下来,想给小女孩把歪了的双马尾扎好,结果他笨手笨脚,细软的头发更乱了。

“妈妈在那边啦!”小幸噘着嘴道,“勇利哥哥你根本不会梳头,不要动我的头发嘛!”

“.…..”勇利挺不好意思地松了手,“啊,抱歉,让你妈妈给你扎吧。”

“我来扎吧!”维克托说。

勇利和小女孩一起惊讶地扭头去看维克托,维克托笑了,他对小幸眨了眨蓝色的眼睛:“真的哟,哥哥以前留过长发哦!保证给我们的小公主扎得漂漂亮亮!”

“好呀!”小幸高兴地把粉发圈放到维克托手里,“谢谢哥哥!哥哥真棒!”

维克托用手指把小幸的头发拢了拢,认认真真地弯腰开始梳头,小女孩的头发并不长,又很细。

维克托非常用心地绑紧,一边绑一边在小女孩耳边小声问:“小幸是怎么认识勇利哥哥呢?告诉哥哥好吗?”

勇利惊讶地看了一眼维克托。维克托正低着头凑在小幸耳边。

没等勇利说什么,小女孩就开心地说:“我跟勇利哥哥实在冰场认识的呀。勇利哥哥是个好人,给我喝水吃橘子哟。”

维克托笑了:“哇,小幸真的好幸运啊!我也好想这么开心呢!”

勇利有点脸热:“喂,维克托……”

“我听说勇利哥哥要走啦,特意来跟他道别的哟!”

维克托正了正鹅黄的小蝴蝶结,末了左右端详一番,满意地点点头。

“很漂亮哦,小公主!”维克托说。

“谢谢哥哥!”小幸摸了摸自己扎得好好的辫子,顿时露出大大的笑容,突然又想起了她过来的初衷,不由得神情沮丧了一点。

她最后还是鼓着腮帮子大声说:“祝勇利哥哥和大哥哥在俄罗斯过得开心呀!哥哥再见!”

勇利弯腰抱了抱小女孩,与那双泛红的大眼睛对视:“谢谢你小幸!别伤心啊,下次再见的时候,小幸就长大了。”他笨拙又轻柔地摸了摸小女孩的头。

“下次就变得更漂亮了哦!”维克托笑吟吟地抱了抱小幸。

小幸仰脸认真地看着维克托,突然说:“哥哥也很漂亮哦!”

勇利:“.…..”

维克托露出大大的笑容:“真的吗?谢谢你哦!”

勇利和维克托站起身,目送着小女孩噔噔地踩着小皮鞋跑到妈妈那里。

“是个很可爱的小孩子哦。勇利这么受小孩欢迎啊。”

“还好啦……”勇利看着小幸跑远,心里有点惆怅,“她才六岁呢,才会认为我很好,其实我就是个普通人而已啦……”

“我也认为勇利很好哦!”

勇利没再深究,他只是认真地说:“维克托也很好啊。”

“下次到长谷津的时候,我要教小幸给自己扎头发!”维克托最后宣布道。

下次回来是什么时候呢?半年?或是更久?

勇利想,回来的话,如果,是说如果,还是和维克托一起……要不要试着拜托维克托教小幸一点滑冰呢?

勇利和维克托走上飞机。起飞时,勇利忍不住低头去看,他看到了长谷津的大海,白色的零星船只,还有小镇上许多红瓦的屋顶,熟悉的一切都在远去。

他将要到一个新的地方,认识新的人。

勇利忍不住看了一眼身边安静地睡着的维克托。

——维克托……他总能带给我惊喜。

tbc.

(7)

评论 ( 8 )
热度 ( 74 )

© 只是情难自禁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