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维勇】一无所知(7)

尤里奥终于放出来了!咦,好像遇到的场景也相当微妙哈......就承认是我故意的了!

(6)(5)(4)(3)(2)(1)


圣彼得堡国际机场。

维克托带着勇利,轻车熟路地拿行李,过海关,还去免税店买了一瓶红酒。

勇利偷偷看了一眼标牌。

好贵啊……

“送给雅科夫的!”维克托对他眨眼,“雅科夫很喜欢红酒,波波也爱喝这个牌子的。勇利喝酒吗?”

“我不喝!”勇利坚定道。说完勇利一阵心虚,要是让维克托看到他醉酒的样子,大概这辈子都没脸见人了。

维克托最后买了大一堆礼物——雅科夫的红酒,米拉的护肤品,尤里的一个老虎头钥匙扣……

出了机场,勇利下意识去找机场大巴,被维克托按住了:“勇利,有人来接我们的。”

话音刚落,一辆张扬的红色小汽车从车堆里刷地冲出来,非常漂亮地转弯,稳稳停在维克托和勇利面前。

勇利看呆了。这时车窗缓缓降下,露出一张红发女孩的脸:鼻梁高挺,细长的蓝眼睛,蜜色皮肤,涂了口红的嘴唇——和尤里一样漂亮得逼人。她还戴了银色耳钉,在小巧的耳廓上显得成熟又性感。

只见她眨了眨眼,靠着车窗,漫不经心笑道:“维克托,快上车哟!”

勇利连忙去看维克托,猜想这是维克托的女朋友。以维克托的性格和长相,大概只有直率性感的辣妹才能征服他……

正胡思乱想的时候,性感女孩一转眼睛,看见了勇利,表情登时变了。

勇利目瞪口呆地看着女孩用一种意味深长的眼神盯着他。

“是勇利吗?”女孩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,拖长了声音。

勇利不明所以,有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:“是,是的。我叫胜生勇利。请问你是……?”

“叫我米拉好了!”女孩爽快道。

哦,米拉,也是雅科夫的学生。勇利想起了以前听说的事情。

米拉把车窗又降下了一点,盯着勇利满眼期待,看起来兴奋极了:“勇利,来我家吃顿饭吧!”

勇利吓了一跳,惊讶道:“啊……?啊,什么?”

“把尤里也叫上!还有波波!”米拉继续说道,双眼放光,“波波会一点烧烤,喔,简直太棒了!”

米拉一脸陶醉地闭上了眼。

这时被晾在一边好一会的维克托敲了敲车窗,勇利第一次见到他露出了无奈的神情:“米拉。”

“好啦!”米拉睁开眼,对维克托狡黠地笑了笑,“你们俩赶紧上车吧!”

勇利发誓她在维克托和他自己之间来回看了看,然后米拉挑起眉毛,又露出了那种奇妙的、意犹未尽的神情。

勇利总感觉米拉似乎在对维克托用眼神传递什么。作为外来者,他只能默默地坐上后座。车里的座位很软很舒适,勇利还是尽量小心地坐着,避免把哪里弄乱。

车门又打开了,勇利一扭头,看到维克托也抱着袋子在他身边坐下。

“勇利。”维克托说,“米拉会送我们回去哦。”

他看起来很开心,以一种放松的姿势靠着椅背,轻声哼着俄语的流行歌。

米拉发动了汽车,窗外的景物飞速退去。

“回哪儿?”勇利试探着问。

维克托望着车窗外,他停下了哼歌,但语调仍像唱歌似的轻快:“我在圣彼得堡的家啊。”

俄罗斯的阳光照在他的侧脸上,渲染出惬意和悠闲。维克托笑着转过头,对勇利眨眼。

一切都梦幻又美好。

勇利还没说什么,米拉的声音带着戏谑从前排传来:“哎呀,你们真是……”

“维克托。”米拉夸张地叹了口气,“如果世界有一天,会因为你的惊喜而爆炸的话我都相信!”

啊?这什么意思?勇利没想明白。

“嗯,难道还没有吗?”维克托遗憾道。

“哟呵,真是大胆的言论。尤里在这里的话一定会一拳揍上去,你知道。我其实一直都很想看你们打一架。”米拉严肃地说。

“所以你们要住在一起了?”米拉在后视镜里看到勇利一下子脸红了,她吸了口气,调侃地笑了,“哇塞……我要给娱乐报纸打电话。”

她说着一踩油门,灵活地打着方向盘,他们的汽车一下子甩开了车流。半开的车窗灌进俄罗斯大街上清冷的气息,把米拉微卷的红发吹乱。

勇利终于意识到米拉的态度很奇怪,她似乎一开始就知道勇利会和维克托一起来,并且米拉一直对自己好奇心很强,对维克托和自己的事情同样好奇。

怎么回事?米拉认识自己吗?并不啊。

这时勇利的手机忽然响起来了,勇利连忙摸出手机,低头一看显示他就彻底呆住了——披集!

披集是他在底特律训练时的结对伙伴,也是他短暂的花滑生涯里唯一的朋友。

但自从退役后勇利没再联系过披集,他怕耽误披集训练,也怕自己的心情让朋友担心。或许是披集也明白些什么,不再像从前那样天天打电话。但勇利知道他误会了——披集一定是以为他自己还是花滑选手,不断打电话是在揭勇利的伤疤。但不是那样,勇利知道,可也无法去解释了。

披集怎么会在这个时间打电话来?维克托和米拉都在车上!这不是要了他的命吗……

勇利赶紧挂了电话,发短信说不方便接电话,让披集发语音。

勇利挂上耳机。披集的语音不到十秒就来了。快到勇利很惊讶。

但他点开后就明白原因了。

“勇利!你跟维克托·尼基福罗夫在一起吗?!”披集激动的声音传来,“天啊!你真是好运!”

“呃,你怎么知道的?”勇利无不尴尬地回复。

“老天,勇利!你还不知道吗!”披集恨铁不成钢地说,“SNS上都转疯了啊!你竟然不知道?!”

“?SNS?”勇利连忙打开SNS,他的特别关心是维克托,一登录就发现维克托在他们上飞机前一小时有更新。

勇利点开维克托的SNS首页。

Victor·Nikiforov:

【照片】❤❤❤

 

勇利:“……”

照片里维克托自拍了一张,背景是长谷津机场……和勇利。其实勇利只在他背后露出一点点侧脸,再加上他戴着围巾,勇利乍一眼都不相信那是他自己。不过披集见过他那条围巾,能认出来很正常。粉丝们就猜不出来这是谁了,目前还没人怀疑到勇利头上。

最关键的是维克托微微偏头,看起来正偷看后面那个人,他甚至还用食指抵住嘴唇,作出噤声的手势,嘴角带着狡猾的笑,一脸小孩子偷偷干坏事的表情。

以维克托迷妹的角度来看,这个表情真是帅爆了。

但是勇利心里是:“……”

披集的语音叮咚叮咚地不断响起,手机自动读取了。勇利木然地听着。

“你们在长谷津机场?哦不对,现在你们不是到俄罗斯了吧?”

“勇利,你和维克托去俄罗斯干什么?噢——你要复出了吗!维克托要做你的教练,对不对?!”

勇利抿了抿唇,慢慢打字:“不,我没复出。”

“嘿,开什么玩笑?那是维克托!勇利,你怎么和他搭上的?”披集连珠炮弹一样追问。

“我没和他搭上。”勇利含糊地回道。

车里,维克托靠着椅背像睡着了,他睡着的时候很安静。米拉一边哼歌一边开车,她喜欢风呼呼灌进来的声音,车窗开得很大。

勇利沉默了一会,望向窗外。车正在开过一架河边大桥,波光粼粼的浅蓝色河水上,只有春日的微风裹挟着凉意,

他感到心里空落落的,因为他明白自己为什么在这里,可没有勇气对第三个人说出来。

“我只是恰好认识了维克托。”最后勇利回道,“于是来俄罗斯玩一段时间。”

披集终于安静了一会,他的语音发来时,语气中有点犹疑,也有点严肃:“勇利……你真的没问题吗?”

勇利听到了好友的声音,突然无比感谢开朗且偶尔迟钝的披集,每一次他在挫折里跌倒,披集就用这样的语气关心他。

这时车正好离开一幢大楼的阴影,阳光扑面而来。米拉开心地嘿了一声,又一脚油门下去。维克托因为阳光微微皱眉,翻过身,走进酒吧后能让少女到成熟女人尖叫发狂的脸正好对着勇利。

勇利脸有点热。他坚定地想,一定是因为阳光。

“我很好,披集。”勇利在心里说。

 

当晚收拾好所有行李,维克托还要收拾落了一层灰的家具。

勇利则仍旧沉浸在他竟然已经到维克托家登门入室的程度,而三天前他只能看着维克托的海报为自己的花滑生涯难过。

维克托叫勇利的时候他也一时没反应过来。

“嗯……维克托?”他茫然道,“怎么了?”

“勇利,帮我带包狗粮。”维克托蹲在马卡钦面前,大狗正狂舔维克托的手背。维克托一脸无奈:“马卡钦饿了……我没吃的给它。”

“就楼下便利店就行了。”维克托艰难地搂着马卡钦的脖子让它从他身上下去,马卡钦正汪汪叫着摇尾巴,把头一个劲儿蹭着维克托的脖子和胸口,口水流的衣服领口都湿了。

“喂,小坏蛋!”维克托拍了拍马卡钦的屁股,哭笑不得,“算了……”

勇利看着一人一狗非常和谐地互相搂抱,一见到马卡钦他也有仿佛看到小维的感觉,回忆起和小维度过的时光,心情有点低落。

但马卡钦和小维不一样。小维平时很乖巧,对勇利也不闹不叫,力气也不大,总是用湿漉漉的黑眼珠看勇利,勇利就心软了。而马卡钦是只非常能闹腾,力气特别大的大狗,刚一见到它的时候,马卡钦就汪地一声扑倒了勇利。

现在……马卡钦两只爪子搭在维克托胸口,呼哧呼哧地喘着气,饿得不停地舔维克托,现在已经舔到维克托脸上了。维克托左边脸的刘海全湿哒哒地黏在了额头上。

“……”勇利怀疑它的口水都要流到维克托眼睛里了。

“勇利……”维克托终于发现勇利没走,而是忍笑看着一人一狗的互动,他立刻可怜巴巴地看向勇利,“勇利……带包狗粮……我要被马卡钦吃了……”

“汪!”马卡钦大叫了一声,仿佛在附和一样。叫完又用力舔了一下维克托的额头,口水啪地落在维克托脖子里。

勇利:“……”

“好,我现在就去。”勇利继续忍笑。

他带了一点零钱,走出门时还忍不住微笑,想起下午刚到维克托的这个家的情景。其实维克托家里并没有多么珍贵的摆件和家具,一切都简简单单,正好够一人一狗住的摆设,连沙发的长度都只够维克托抱着马卡钦躺上去。

下午,维克托帮勇利把行李放好,又把卧室里一个小沙发搬过来,接上了客厅的沙发。于是就正好够他们两个人一条狗用了。

 

便利店就在楼下很近的地方,已经八点多了,店里没有其他人,勇利一个人认真地弯腰挑选。

便利店里狗粮种类不多,但勇利以前给小维买过不少狗粮,还是能挑出好牌子的。

俄罗斯的便利店里东西还蛮全的,也跟日本的店内装潢不太像呢……早点挑好回去吧。

这时便利店门那边叮地响了一声,代表有人进门。勇利没太在意。

勇利挑好了一款,弯腰去拿,却忽然和一只手撞在了一起!

双方都猛地扭头,惊讶地看过去。

勇利在看清对方的时候,仿佛被人凌空倾倒了一桶冰水!碰到对方的手指都忍不住抖了一下。

对方很快也皱起眉,用审视的目光上下看了勇利一会。

豹纹鸭舌帽,黑色卫衣,红色跑鞋……还有帽子边漏出来的金色头发,和一张漂亮得惊人,此刻上面写满审视和隐隐不屑的脸。

怎么会在这里遇到……?勇利脑海里一片空白。

尤里·普利赛提?!

tbc.

评论 ( 17 )
热度 ( 93 )

© 只是情难自禁 | Powered by LOFTER